蔚蓝棋牌

上一页 下一页
互联网联合辟谣平台 政务
中央网信办(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)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
政务指数:737.2
关注

热新闻

热话题

热评论

热回答

29

其实,不仅旧版莎译,近年来出的有的新版莎译,也有这种情形。最简单的例子是:把英国国王的王家自称“我”(we)译成中国皇 帝的自称“朕”;大臣按中国古代王朝的规矩管“王后”(Queen)叫“娘娘”;国王称呼大臣“爱卿”。这样的地方,我觉得别扭。既然如此,那译本为何不把国 王对王后的称谓“我的王后”(my Queen),称作“爱妃”呢?
再比如,旧教 徒也好,新 教 徒也罢,都把天堂所在的天称为“上天”(Heaven),这样的地方,我觉得以中国文化语境的“苍天”,甚至“老天爷”相对应,是不妥帖的。
还有,在中世纪天 主 教的英格兰,人们常会对所恨之人发出诅 咒或毒 誓,这时他们常说“这个该受诅 咒的”,或“该受诅 咒下地 狱的”,因为他们相信诅 咒的力量,而诅 咒与宗 教密切相关。在这样的地方,我以为也不能简单地译为“该 死的”。假如可以译为“该 死的”,那为啥不可以译为“挨千刀”的呢?这样更过瘾!
最后举个例子,中世纪英格兰的人常说“以圣 母起誓”、“以弥 撒起誓”,我以为应按此原意,似不应按这一誓言的转义“真是的”来对应。
我在新译的时候,诸如此类的地方,我都特别注意,力求保持“原味儿”。恳望您能看看我的新译,亲自体会一下看。若我属于虚夸,您再批评我呗。
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
金币棋牌 清泰棋牌 澳门真人美女棋牌 火萤棋牌 九州棋牌 金星棋牌 黄金棋牌 亿乐棋牌 金贝棋牌 人气棋牌